一個堅毅不朽的女人

  一個八十歲高齡的老人家,經歷過動盪艱苦的年代,受過苦不堪言的病痛,現今還是快樂的過著每一天。

她那堅毅不朽的求生精神,很令人佩服,更令人自愧不如。

   小時候只能在「走鬼」的私塾學校讀書。當時學堂才是正規的學校,但學堂收費昂貴,為了省點錢,她只能入讀無牌的私塾。

遇到查牌,便須「走鬼」迴避,雖然艱苦,她還是斷斷續續的讀了三年。那三年的學習,成果不俗,令她能寫字甚至寫信,

更能將整份報紙讀完。她認識的字,可能比你和我還多啊。

    她在「大家庭」埵赤齱A這個並不是說她的家境富裕。以前的大屋,通常住了各門的親戚,包括叔叔婆婆表表姨姨姑姑等,

好幾戶人家,組成一個好大的家庭,好熱鬧之餘,當然也形成了不少人際關係的難題。

    十三歲的時候,因著當時未登基的英女皇來港巡視,她和姨媽乘了多天的小船來到香港求生。

以一個月1.5元在一個家庭打住家工,做了一年,當時元約可買10多斤米。她非常節儉,除了毛巾牙刷必需品外,

其他應該用的錢也不用,省下來寄回鄉間的媽媽。一年後,轉了去一間醬油廠做女工,上下班也需步行一個多小時,

工作時間由早上七時至下午五時,日薪25元;假如每個月做足三十天,月薪也有7.5元,約可買10斤米。

做了不久,又再轉去紗廠打工…… 後來日本仔打到來,鄉間及香港的生活也非常困難,人人都無工作又無得食。

有一次,她買了一個麵包,隨即被人搶走了…… 挨飢抵餓已經成為生活的必須考驗。

    未到二十歲,她結婚了,與幾個家庭同住一屋。打仗時期,生活更艱苦,後來回到丈夫的鄉間種豆賣番薯維生。

第一個孩子出世了,環境依然是非常困難,後來走回來香港,十幾年間,三年抱兩,一共生了十幾個細路。

當時的避孕藥不靈,家庭計劃的教育也不普遍,所以那個年代都是兄弟姊妹多的「大家庭」。那時生孩子不在醫院,

只在「執媽」的家堙A設備不足之外,生產完需馬上回家,沒有休息沒有休養。有一次生了孩子回家,旁晚滂沱大雨,

丈夫回家都不知道她剛生產完,遞過雨衣給她拿去洗,那辛酸令她當下淚如雨滴。當時醫藥不倡明,

有些小孩可能只因為小病得不到適當的醫療而斷送了生命。孩子肚瀉得厲害,但唯一兩套可以替換的衣服都用完了,

又瀉,孩子及她的衣服也弄污了,衣物又來不及曬乾,無奈。又有次只聽別人說孩子病了,沒有生命了,孩子便被人抱走了。

   與她同住而需要她照顧的除了她的九個孩子外,還有一個姨甥女、媽媽及丈夫,共十二人。丈夫的一份糧實不敷應用

為了令各人得到溫飽及養活孩子,她每晚替人車衣穿珠洗衣熨衣,挨到零晨三四點甚或通宵達旦。

早上六點又要照顧各人的起居飲食及接送上學。晚上孩子不舒服或哭了,為免搔擾同屋,她會背著孩子,

繼續車衣穿珠等工作,風雨不改,終年無休。

    生活再艱苦,她都堅持不賣一個孩子,她都堅持為每個孩子提供上學讀書的機會。她視每一個孩子為至寶,

絕不打罵孩子,喜歡跟孩子在夜瀾人靜的時候依欄談心。

    長大成人孝順有加的仔女有九人。仔女結婚生孩子了,她也背負起祖母和婆婆的責任,看顧孫兒女,最興旺時期,

她同時照顧個孫子孫女,熱鬧非常,但這也令她團團轉。兒女長大了,她還不時記掛著各人的家庭、生意及生活。

    挨苦多年,健康受損,不時暈倒在路上。但是,回家後她仍然是繼續照顧兒女的好媽媽,照顧丈夫的好妻子,照顧孫兒的好祖母。

    她經歷過人生的起起跌跌,也經歷過健康的重大考驗。一生中,她做了次大手術,其中兩次更面臨生命危險,

她身上的刀痕由胸口直落至小腹,痛苦不言而諭。她憑著那堅毅不朽的情操,一次一次的,努力的跨過去了。

   她的一生,就是為著家庭兒女孫兒,不斷付出,不問收獲。

   盡管80年的生活,帶給她不可磨滅的苦難,她仍然為著那80年豐盛的生命,向神獻上無盡的感恩。

現在她在神的恩典中,安享兒孫福。